Eileen

诗酒趁年华

“用每个周五来怀念你,看呵,又起风了呢。”

  一个周五,我一个人坐在咖啡厅,忽然听到海角七号的钢琴曲,那人的种种便如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盛放。

  想起他给我说这部电影时的样子,模糊却又清晰,有阳光,有窗,有少年,有干净的不知名的芬芳。想起机缘巧合下看到这部电影的激动的我,迫不及待的想和他分享。想起我用它的插曲疯狂的填满歌单,一遍又一遍的循环。想起我听到这首钢琴曲时,近乎偏执的想要写出它的旋律,梦里都有它的回响。

  然而,当我再一次听到它,我却连它的名字也忆不起来了,可是那时的我是那么的喜欢他啊!怎么会连这样的事都记不清晰了呢?忽然之间全身都袭来了深深的无力感,很想哭,因为想他,也因为想到再也回不去了,传说中的时过境迁,我也终是体会到了。也很想说些什么,关于他,关于这首曲子,关于现在的我,但言语却支离破碎,如同患了失语症一般,怎么也不肯排列起来。于是,反反复复,只变成了一句“看呵,又起风了呢”,不知道是说给那个他还是说给自己。也许,曾经年少的轰轰烈烈的所谓爱情,再想起时都会如这般无所适从,然后归于平静。

  这是和旧博的第一段告别,关于青春和旧爱。


评论